2021垃圾焚烧退补方案:金额增至25亿,利好去年并网未补贴项目

发布时间:2021-09-09浏览人次:186

导读:2021年“发改1190号文”规定,今年生物质发电中央补贴资金总额为25亿元。其中,用于安排非竞争配置项目的中央补贴资金20亿元;用于安排竞争配置项目的中央补贴资金5亿元。

近两年,关于垃圾焚烧发电国补滑坡直至平稳退出的政策文件很多,此起彼伏,但是具体涉及到补贴资金、项目入库申报程序以及央地分担比例的重要安排,只有两个。

一个是去年9月11日,三部委印发《完善生物质发电项目建设运行的实施方案》的通知,我们简称“发改1421号文”。

另一个是近期三部委刚刚印发的《2021年生物质发电项目建设工作方案》的通知,以下简称“发改1190号文”。

undefined

图一:三部门关于印发《2021年生物质发电项目建设工作方案》的通知▼

这两则通知,乍眼一看,名字很像,说的内容也是“大同小异”,都是安排年度中央补贴资金、组织申报生物质项目和项目入库排序规则,但是仔细对比,在措辞和重要章节上,还是有差距的,背后传递的信号很是耐人寻味。


01 补贴由15亿增至25亿,利好“去年并网未补贴”项目

去年“发改1421号文”指出,2020年中央新增补贴资金额度15亿元,按照并网先后顺序依次纳入直至15亿元额度分完。

然而今年“发改1190号文”规定,今年生物质发电中央补贴资金总额为25亿元。其中,用于安排非竞争配置项目的中央补贴资金20亿元;用于安排竞争配置项目的中央补贴资金5亿元(安排农林生物质发电及沼气发电竞争配置项目补贴资金3亿元、安排垃圾焚烧发电竞争配置项目补贴资金2亿元)。

短短两年间,中央补贴资金由15亿元提高至25亿元,足足提高了66%。

这是个重大利好,稳定了业内预期,自从去年发改1421号文通知印发后,不少从业人士认为,对于大量并网投运,需要“嗷嗷待脯”生物质项目而言,15亿元国补资金远远不够,可以说是“杯水车薪”。

当时笔者还测算一笔账,按照焚烧占60%入库比例估算,15亿国补中垃圾焚烧分配了9亿元,假设平均1吨生活垃圾发280度电,再假设每度电国补0.18元计算,那么1万吨生活垃圾一年需要国补资金(三者相乘)约1.8亿元/年,9个亿补贴大约只能解决5万吨/日规模。

而根据笔者统计中标数量,刨去2年建设期以及退补引起的抢装潮,2019年国内新中标垃圾焚烧产能规模是12.7万吨/日(如图二),实际上9个亿国补资金只能覆盖5万吨/日产能规模,剩余7万多吨/日存量项目难以入库,只能排队等待2021年(详情查阅:生物质发电退补方案信号:6-7成项目难入库,“抢装潮”来了!)。

undefined

图二:2019国内每月新中标垃圾焚烧产能规模图▼

据某垃圾焚烧企业高管猜想,可能是去年并网未入库项目太多了,所以今年中央补贴资金提高到25亿元,其中20亿元属于非竞争配置项目。

根据最新出台的“发改1190号文”,这些非竞争性项目资金安排去年并网未补贴的,以及去年年底开工,今年年底前全部机组并网投运的。可以预料,今年不少垃圾焚烧企业将大干快干,有些本来明年年初并网的项目,为了领取补贴,加班加点抢工期,争取今年年底并网投运。

经他预计,今年并网的垃圾焚烧项目量会远远超过去年,看光大环境,去年并网2.66万吨/日,今年并网估计是3.5万吨/日,抢装潮会愈演愈烈。


02 西部/东北支持力度最大,地方应承诺“分担比例”

稍加留意就会发现,去年“发改1421号文”只是规定“2020年已并网但未纳入当年补贴及2021年起新并网纳入补贴的项目,补贴资金由中央地方共同承担,分地区合理确定分担比例,中央分担部分逐年调整并有序退出。”

但是仔细研究,该通知文件留了两个“悬念”,一是,到底哪个时间、哪个节点中央资金开始平稳有序退出?具体国补滑坡节点不详;第二,政策文件虽然交代了央地共同承担补贴资金,合理确定分担比例,但是具体的分担比例不详,哪个省份中央补助多?哪个省份国补倾斜少?都未交代清楚。

所以,去年“发改1421号文”通知出台后,就有专家呼吁,希望政策的天平多向处理费较低、财力不足、处理规模又小的中西部欠发达县域项目倾斜,使得有限国补资金真正花在“刀刃”上,给予真正需要补贴项目和地区。

而相反的,对于那些处理费较高、处理规模较大、区域位置又好的大型垃圾焚烧项目,比如地方财力实力较好的一线大都市、江浙以及沿海发达地区,地方有望承担更多的补贴责任。

可喜的是,我们看到今年出台的“发改1190号文”不仅明确了2020年9月11日是国补滑坡节点(这天也是发改1421号文印发时间),在这之前,生物质发电项目并网的补贴资金全部由中央承担,之后(含2020年9月11日当天)生物质并网发电的项目国补资金由中央和地方共同承担,而且发改1190号文还充分考虑不同地区经济水平、不同类型项目盈利水平,按东部、中部、西部和东北地区,因地制宜合理确定分担比例。

同时“发改1190号文”还强调,地方组织申报前应承诺落实分担资金,未作出承诺省份不能纳入国补范围。

▷西部和东北地区(内蒙古自治区、辽宁省、吉林省、黑龙江省、广西壮族自治区、海南省、重庆市、四川省、贵州省、云南省、西藏自治区、陕西省、甘肃省、青海省、宁夏回族自治区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)农林生物质发电和沼气发电项目中央支持比例为80%;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中央支持比例为60%(如图三所示)。

图三:2021年生物质发电项目,不同地区“央地分担”比例▼

▷中部地区(河北省、山西省、安徽省、江西省、河南省、湖北省、湖南省)农林生物质发电和沼气发电项目中央支持比例为60%;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中央支持比例为 40%。

▷东部地区(北京市、天津市、上海市、江苏省、浙江省、福建省、山东省、广东省)农林生物质发电和沼气发电项目中央支持比例为40%;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中央支持比例为20%。


03 今年并网投运资金缺口约12亿元,依然“僧多肉少”

一位行业研究资深人士楼先生说到,尽管最新出台的“发改1190号文”提高了国补资金,利好存量项目,但是25亿元的补贴总额,对于今年新增的大量产能,加上去年并网未补的生物质发电项目来说,还是“僧多肉少”,不够瓜分的,只能说政府去补贴的决心很大。

我们不妨测算,今年25亿元的补贴总额,20亿元给予非竞争性存量项目,这些非竞争性项目安排去年并网未补贴的,以及今年年底投运的项目。

与上文同样测算方式,若以焚烧占60%入库比例估算,20亿国补中垃圾焚烧分12亿元,假设平均1吨生活垃圾发280度电,每度电依旧按国补0.18元计算,那么1万吨生活垃圾每年需要国补资金(三者相乘)1.8亿元/年,国家给予12个亿的垃圾焚烧,大概能覆盖7万吨/日产能规模。

根据上文数据,7万吨/日规模量,与去年并网未补贴的规模基本趋于吻合。

换句话说,今年补贴总额看似提高了,增加到25亿元,但是经测算,25亿元中20亿元的非竞争性存量资金,只能解决去年并网未补贴的规模,非常利于去年“并网未入库”老项目,但是这点资金还是覆盖不了今年并网投运的产能,资金缺口依然很大。

缺口到底有多大?我们继续估算今年年底并网投运产能有多少?抛去两年建设期,据笔者观察,尽管2020年各省垃圾焚烧释放速度有所放缓,但全年新增焚烧产能规模7.43万吨/日(如图四),经估算,此规模对应国补资金大约需要12亿元。

图四:2020年国内垃圾焚烧项目中标新增7.43万吨/日产能▼

这部分缺口资金,尤其是今年并网投运垃圾焚烧项目,按照新规“发改1190号文”规定,只能由中央和地方共同承担。且据《环保圈》数据观察,这些项目多位于湖南、湖北、河南、河北、山西、山西等中部人口大省,央地分担比例4:6,地方政府要承担60%补贴资金。

上述楼先生表示,这不是最主要的,毕竟今年并网投运的生物质项目还有补贴,中央资金还会按照比例继续补助,比较悲催的是今年及以后新中标项目,这些项目要到2023年后才并网,而新政只在“十四五”内有效,也就是2025年后中央就不负担了,这些新项目未来全都属于地方补贴了。

这也没办法,参考光伏、风电等可再生能源,垃圾焚烧发电取消国补,通过技术提升推动行业进步,既是大势所趋,也很有必要,“谁产生谁付费”垃圾收费机制势在必行。


04 垃圾焚烧影响较小,农林生物质项目迎来“至暗时刻”

国补滑坡,影响最大的还是农林生物质发电项目。

因为,垃圾焚烧项目收益模式多样化,既有垃圾处理费,也有基础电价、省补,还有一定调价机制。对于吨上网电量高的、处理费高的优质项目,国补滑坡甚至取消影响较小,像广东、浙江的部分项目,吨上网电量接近450度,仅基础电费收入就近200元(计算方式:280kw/h*0.65元+(450kw/h-280kw/h)*0.4元=250元,再扣除42元的国补),加上省补0.1元*280kw/h=28元,垃圾处理费80元/吨-120元/吨,将近300元的吨收入了,国补0.15元*280kw/h=42元,占比并不大。

所以,对于基础电价比较高的、吨上网电量高的、处理费较高的“三高”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来说,国补退出有影响,但总体来说影响不大。

但是,相反的,对于一半收益都靠补贴的农林生物质项目来说,一波又一波去补贴政策将行业推向了“至暗时刻”。

“最惨的是农林生物质,到现在也没有解决方案出来,很多厂都关停了。”一位从业人员表示。

去年8月,三部委《关于促进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》补充通知,规定的82500合理利用小时数文件发布后,200多家企业“联名上书”,要求有关部门重新评估农林生物质“合理利用小时数”。

图五:三部委《关于促进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》补充通知▼

当时的联名书面材料称,按农林生物质发电现行0.75元/千瓦时(含税)等指标测算,考虑平均8%的投资收益率,按15年经营期计算,我国农林生物质发电盈亏平衡点高达8200多小时,基本上平均每年要满负荷运行340天左右。而82500小时意味着企业平均每年仅按5500小时运行,明显向“存量项目”开刀。

而去年“发改1421号文”和今年“发改1190号文”,两则通知都传递出,近几年新增并网项目,虽然有15亿元、25亿元补贴总额可分,但是这笔有限资金不够分的,“蛋糕”总共那么大,有人分的大块,有人分的小块,还有人“吃不上”。

但是总归还有“蛋糕”可分,“十四五”之后,随着国补资金退出,垃圾焚烧发电因为有280度补贴额度、处理费还可勉强维持,但是农林生物质发电将遭受重大挫伤。

总而言之,在有限的资金下,无论是农林生物质,还是垃圾焚烧发电,是时候,在最坏情况发生前,做出重大改变了,及时采取应对措施,学会不靠补贴也能活下去!

二维码
400-870-0617400-677-2108
企业邮箱sales7@sinoacme.cn
官方微信